投资新西兰光伏的潜力与风险

2021-07-20 16:02:13 来源:环球杂志

新西兰在光伏发电领域虽然起步晚,但发展较快、前景可期。不过,投资者也须考虑存在的一些问题及潜在风险。

中国建设银行近日在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举行了光伏发电跨境撮合洽谈会。会上项目签约金额达2000万新西兰元(约合9100万元人民币)。与会企业纷纷表示,看好中国与新西兰在光伏发电领域的合作前景。

新西兰能源咨询企业卢西德咨询董事长拉伊表示,光伏发电在新西兰有很大潜力,洽谈会不仅能让企业直接与供应商合作以降低成本,也将为企业提供贷款、融资和保险的一揽子解决方案。

总体来看,新西兰在光伏发电领域虽然起步晚,但发展较快、前景可期。不过,投资者也须考虑存在的一些问题及潜在风险。

起步晚,发展快

20184月,新西兰政府宣布将不再颁发新的离岸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许可。2020年,新西兰政府宣布,要在2029年末让新西兰的国家电网实现百分之百由可再生能源驱动。

此外,20206月,新西兰政府推出关于碳排放交易改革的法案。改革涉及电力、工业、航空、交通、建筑、农业、林业和废弃物等多个领域,首次提出碳配额的总量控制,引入新的拍卖机制,并逐渐废除对产业部门的免费配额。

在目前新西兰的供电结构上,水力发电占到总发电量的50%~60%,天然气和煤炭等火力发电约占15%~20%。过去1年来,由于天气干旱导致水库缺水,新西兰的电价节节攀升,1年内批发电价上涨了近1倍。

新西兰政府对环境保护以及节能减排的这些政策导向,加上电力价格带来的压力,让很多企业和个人开始把目光转向包括太阳能在内的清洁可再生能源。

相比水力发电和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在新西兰是一个非常新的领域——新西兰目前还没有规模较大的光伏发电站。2019年,新西兰太阳能总发电量(包括光伏发电和太阳能制热等在内的太阳能发电)为126亿瓦时(GWh),其中光伏发电装机为3954兆瓦。现有和在建的太阳能项目主要是家庭和企业的太阳能发电设施。

目前新西兰最大的光伏发电设施是奥克兰市议会下属的水厂,于202010月建成使用,主要供污水处理使用,装机发电量为1兆瓦。该设施由2700片硅晶板组成,浮在处理后的污水水面上,占地1公顷。

建设中的一个更大的光伏发电设施,也是一个企业自用的发电项目,业主是新西兰的一家连锁超市。该项目主要目标是为该超市连锁集团占地约7.5万平方米的分销中心提供电力,富余的电力将回售给电网。另外,北岛霍克斯湾机场也计划在跑道旁建一个装机量为10兆瓦的光伏发电站,有望在今年底开工。

2020年初,新西兰创世纪能源公司表示要建一个装机量在300兆瓦的光伏发电站,计划2023年完成建设。2021年,有企业计划投资300万新西兰元(1新西兰元约合4.54元人民币)建设5个太阳能发电站,设计年发电量为400亿瓦时,共计将占地500公顷,需要50万个太阳能发电板。其中,第一个年发电量为62 亿瓦时的太阳能发电站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建设,2022年投入使用。

新西兰的光伏发电产业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装机从2014年的2915兆瓦发展到2019年的3954兆瓦。其中家庭光伏发电占主导,约占当前新西兰全国光伏发电装机量的80%,且增长十分明显,基本上是两年翻倍的节奏。

有潜力,存机遇

由于政府政策倾向于清洁能源、碳中和、电动车以及绿色环保房屋,业界预计未来10年,太阳能将成为新装电力的主要类型。新西兰气候委员会预计,新西兰的太阳能发电量将在未来10年内提升18倍,未来3年内太阳能安装需求将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这无疑将利好新西兰的光伏产业,对于中国投资者和本地服务提供商来说,也将为中新两国在该领域开展合作提供契机。

在此次奥克兰举办的光伏发电跨境撮合洽谈会上,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黄岳峰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中新经贸合作的强大韧性,两国正在创新合作方式和方法,探索后疫情时代数字经济、新能源、绿色经济等诸多领域的合作机遇。他表示,此次洽谈会提供了对接平台,助力两国企业拓宽合作渠道。

参会企业包括了新西兰和中国两地多家太阳能企业和供应商代表,以及开发商、工厂、牧场、银行和保险等行业的代表。显然,与会企业看中了其中蕴藏的商机。

新西兰卢西德咨询公司董事长拉伊表示,他的公司为新西兰本地企业提供太阳能解决方案。随着人们对绿色能源越来越重视,公司业务正迅速发展。目前,新西兰的太阳能产品大部分来自澳大利亚,产品种类较为单一,选择面比较窄。如果可以直接与中国的供应商对接,它就能得到更便宜的报价,有更多的太阳能产品供选择,这对企业会有很大帮助。

新西兰太阳能企业Forward Solar成立于2018年。公司成立后发展迅速,第二年就实现了盈亏平衡,目前已实现盈利,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为本地太阳能零售安装企业提供设备方案。该公司的项目负责人表示,公司目前正在寻求在新西兰建设一个大型光伏发电站,因此希望接触更多的中国投资者,也相信新西兰太阳能发电站的投资不仅会给中国投资者带来回报,也能为新西兰的减排脱碳战略作出贡献。在本次洽谈会上,该公司与中国国内的光伏龙头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

有风险,需精测

光伏发电在新西兰属于一个新兴的行业领域,因此无论在法律法规和政策,还是在市场上,都没有太多的先例可循,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这些都是投资者需要考虑到的风险。

就发电站来说,在可再生能源发电方面,新西兰在风力发电领域的投入更为成熟,有一些成型和运作多年的风力发电站,但目前还没有光伏发电站。火力发电将逐渐被淘汰,新西兰最大的用电大户——位于南岛的蒂瓦伊电解铝厂也将逐渐被淘汰。光伏发电站的投资回报率会如何,也许需要更为精细的测算。

新西兰炼油公司Refining NZ曾宣布要为北岛北部的炼油厂建一个全国最大的光伏发电站。但因为疫情,20204月,该公司决定战略重组,发电站的事情可能要搁置。

光伏发电站的选址和政策审批,也是投资者需要考虑的因素。新西兰一些地方阴雨多风,光照条件有限,适合做大型光伏发电站的地方并不算多。

当然,因为地广人稀,新西兰很多农场比较适合用来建设光伏电站。但这又牵扯到电站用地的土地性质发生改变,需要通过政府审批。在新西兰,土地性质和使用权的改变都需要按照《资源管理法》进行审批和报备,投资者需要考虑这方面的政策风险和时间成本。

在澳大利亚,政府会对安装光伏发电设施的居民和商业地产提供补贴;同时,为保障电价对私人光伏发电的公平性,会对私人部门回售给电网的光伏发电提供一个保底价格。相较澳大利亚,新西兰在政策上并不存在此类的补贴和帮扶,因此,安装光伏发电设备的成本会更高。

此外,新西兰房屋屋顶很多都采用较为轻薄的材料,比如铁皮等。铁皮屋顶需要每35年进行一次维护,再考虑到搬迁和折旧等因素,如果要在居民屋顶安装光伏发电设施,服务商须提供一系列完善的配套服务,以保障光伏发电设施的功能和寿命。

来源:环球杂志

相关信息

分会介绍

最新信息

政策法规

行业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