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隆基股份在海口成立物流子公司,涉国内外运输及仓储等

2021-08-04 13:57:21 来源:能源一号

记者获悉,隆基股份已在日前于海南海口成立了一家物流公司,名为“海南隆贸物流有限公司”(下称“隆贸物流”)。该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人代表为钟宝申,他也是隆基股份的董事长。可见,该物流公司在隆基内部体系中的重视程度之高。该企业的登记注册地址为,海南省海口市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创业孵化中心。

根据披露信息,这家公司的主要经营范围为国内集装箱货物运输代理、运输货物打包服务、无船承运服务。同时也会从事国际集装箱船、普通货船的运输,以及内地与港澳之间集装箱船、普通货船的运输,海上国际货物运输代理、国内运输代理等。

简单来说,国内外的陆路、水路等运输业务,隆贸物流公司都要做。这家隆基股份的子公司强调,除了危险化学品等需要许可审批的项目之外,普通货物的仓储服务、供应链管理服务等,也都要从事。

隆贸物流的主要投资方是隆基股份,后者持股100%。除了钟宝申是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之外,李容为公司的监事,后者也是隆基系多家公司的监事,如西安隆基绿能创投管理有限公司、西安隆基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等。

对隆基来说,无论是硅片还是电池组件,都需要有大量的运输费用支出,其中包括了运输、装卸等。尤其是近几年组件海内外出货量的大幅度攀升,也加速了其对运输需求的大量增加。

物流运输至关重要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隆基股份年度业绩交流会上,该公司高层曾表示:今年第一季度,组件的存货为87亿。当季的周转环比有所变化,海运和船运在物流运输上存在问题,因此在途占了2GW的存货运输。多家上市公司也提到,由于2020年新冠疫情的冲击,导致了国际贸易的不平衡,全球货物流通受到了较大的限制,国际物流成本也大幅度上涨。因此全球物流系统的稳定与否,会直接关系光伏等制造商的供应链安全。

在大宗物资和运费不断高涨的情形之下,隆基股份依然保持了良好的运营节奏和运营效率。不过,尽管组件盈利不错,其管控的成本和销售管控难度也在进一步加大,挑战不断增加。

2021年,隆基的硅片出货量预计为80GW、组件出货目标约为40GW,营收目标850亿。因此从供应链角度来说,需要找到更适合隆基庞大组件量出货的新方法、新供应体系。而建设自有物流公司,以满足自身的组件等产品的大宗货物运输需求,也将改善自己的在途存货现状、提升产品的周转速度。

大宗物资需求方,直接对接船公司

就能源一号的多方了解来看,隆基此次自建物流公司,更可能的原因是希望跳过货代,自己作为需求方,与船公司直接对接运输业务。这样一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节省运输及中间费用,并且有效把控出货节奏,及时交付组件等产品。

仅从出口来看,假设隆基今年40GW组件出货量中的70%(约28GW)用于出口,那么预计需要的标准集装箱或达数万个之多(300千瓦每个标准集装箱),已是庞大的货物运输需求方了,其可以直接与船公司谈合作,而不必找货代。

货代,一般是利用规模经济,凑满足够的货物去订舱和报关等,提高办事效率,并从中收取一定的费用。但如果一家需求方已有足够大的运输规模,又熟悉海运流程,就可以直接建运输物流体系,自己操作海运业务。

一般来说,船公司如中远海运、马士基等,直接和客户做业务的话,会嫌麻烦,其要增加更多人手来处理提货、报关、拖车等,而且如果对方客户本身不熟悉海运事务的话,也需要经过很多时间周折。本来一船行程较远的出口货物就需要有半个月以上的水上漂时间,如果再在其他流程上浪费时间,对多方来说都是损失。

但是隆基不同,它拥有了更大的组件出货量,有足够的资源与船公司直接谈需求,其效率会高于货代公司。(毕竟货代公司通常都有不同的客户,其员工不是单一服务于隆基一家公司的)。只要有足够的量,那么客户不用去找船公司,而是船公司来找你,国内如华为、联想和沃尔玛等大体量企业都是如此。

今年6月,隆基股份就与中远海运签订战略合作,隆基股份创始人兼总裁李振国、中远海运有关负责人分别签字。中远海运就属于大型船公司,其综合运力1362艘,集装箱船队规模为526/314TEU,位居世界第三。同时中远海运还有码头、物流、航运金融及修造船等上下游产业链。集装箱码头的吞吐能力高达12940TEU,位居世界第一。双方的合作就等于是需求方与船公司的直接对接。

当然,隆基也可以借助于其他货代公司,将自己的物流体系和其他货代等共同融合,实现组件产品的出口。

自建物流体系之后,可提高办事效率、节省物流时间、提高产品的存货周转率,保证组件及时交付到客户手中,将更多的货运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就船东本身来说,它也愿意这样的稳定大客户存在,从而最大限度地避免空仓和甩柜。

自建物流是不是可以让货物的在港时间有所减少,这也未必。因为在港时间主要是由港口和船东公司确定,而不是运输方、物流公司可决定。因此隆基建设物流公司,可以更好地协调货船和运输事务,而并非是缩短在港时间和降低运费。

从目前的运费市场来看,凭借光伏出口商的一己之力来降低运费也是不可能的。那么,把时间花在自己可以实现的事情、将物流线路上可以把控的事务抓到自己是手里,似乎更现实一些。

光伏产品的运费大涨已让各个中大型企业倍感头疼。北极星光伏的消息称,2020年中国一个货柜发到土耳其的价格是2000美元,7月的最新报价是1.4万美元,涨幅达7倍。如果平摊到一瓦组件的话,就运费而言多出3.6美分。

海运运费价格大涨的原因包括苏伊士运河堵船后遗症、疫情再次反弹后就推高了海外航线的运价等。一些船公司为了保证人力和防止疫情的家中,就直接消减了航线,但是出发舱位极为紧张,航线价格暴涨。下半年,又是西方传统节日较集中的时段,黑五、万圣节和圣诞节之前,海运需求会继续高涨,价格很难降下来。

在运费大涨和运输方式协调难度增加的情况下,有的公司会选择中欧班列。去年426日,一车满载隆基光伏组件的“长安号”中欧班列,从西安发往欧洲。全程近一万公里,这也是隆基首次通过远距离跨境铁路运输实现组件交付。20天后,这批产品便抵达了荷兰鹿特丹当地的保税仓储中心,用于20多个欧洲国家的分布式电站建设。

据媒体消息,尽管中欧专列现在1个柜子的价格是1万美元,但铁路运线的排班也很紧张,大量消费品也需要这趟线路,导致出口的组件和其他光伏产品在运输到场站的时间上也很不可控。而且,在海运实现不了之后,一些公司转向中欧班列后,其场站和仓储能力也存在上限值。集装箱一旦货物积压严重,场站也无法接受新的班列进站。

为了降低物流对生产交付带来的影响,隆基积极采取多种措施,全力打通物流生命线。同时,隆基也灵活使用多种物流模式,形成了全覆盖的立体物流网络,保障疫情期间全球供应链及客户交付的稳定。
         来源:能源一号

相关信息

分会介绍

最新信息

政策法规

行业知识